好运物流网-全国领先的物流网   好运物流网-登录  好运物流网-免费注册 进入我的后台 首页 | 发布信息 | 服务项目 | 物流百科
物流查询|物流公司|中国物流信息网-好运物流网
 
你正在查看的信息:资讯首页->资讯频道->新闻动态->正文

央视聚焦钱流:民营资本出路在何方

更新时间:2011/7/9 7:41    出处:互联网
已经浏览
2771
 CCTV2《经济半小时》“聚焦钱流”系列报道之五

  “当下的资本市场,可谓‘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温州市东方轻工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中坚对当地中小企业融资现状却是忧心忡忡,六月的太阳炙烤着温州,而当地昔日红红火火的打火机行业却降入了冰点。

  李中坚告诉记者,今年前5个月,他们公司只有四分之一的机器设备和工人在生产,当时这里基本上处于半停工状态,订单量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在温州市,原来500多家打火机企业现在萎缩到只有117家。

  打火机行业曾经是温州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一,这里生产的金属打火机几乎占据了全球80%的市场份额。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打火机零售市场急剧萎缩,而生产打火机的企业也一下子减少了许多。在温州市东方打火机有限公司记者看到,过去曾经热闹的厂区如今显得十分安静,空空的办公室里看不到什么工作人员。记者走进车间看到,这里只有两条包装生产线在生产,另外一条生产线已经成了堆放包装纸盒的地方。

  温州市打火机行业协会会长黄发静(微博)认为,打火机行业的萎缩也带来了一些资本的流动。记者也了解到,这些打火机企业转行之后,有很多资金都投向了房地产市场,还有一些进入了担保公司、民间借贷等领域。

  在温州有20多万家中小企业,其中有大量的中小企业需要转型,他们手里也积聚了大量的民间资本,不过这些资本却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在温州市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每天都有当地的老板来到这里寻找可投资的项目,服务中心的董事长黄伟(专栏)健告诉记者,现在温州老板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最近有什么好项目可以投资,很多老板手里躺着数千万元,急需为这些资金找个出路。

  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黄伟健现在在温州来说,官方的数据也好、媒体的数据也好号称有8000亿,在我这里登记的有200来亿的民间资本,而这些资本都在寻求着投资、寻求着出路。黄伟健告诉记者,当初设立这个中心的初衷,就是专门集合温州当地的民间资本,来进行一些大的项目投资。最近他们也在不断调研,希望找到符合中央政策导向的一些产业,来消化温州当地的民间资本。

  一方面是这些资本没有目标的到处游窜,另一方面是国家的“新36条”又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到生产的各个领域,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民营资本又很少进入到实体经济领域。那么真正进入到这些领域的民营资本又是怎样的境遇呢?

  民间资本折戟沉沙

  从2003年起,一批民营航空公司破土而出:鹰联航空、东星航空、奥凯航空、吉祥航空、春秋航空,一时间形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民营航空公司方阵”。但是民营航空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是在夹缝中生存。

  温州市打火机行业协会会长黄发静介绍道,“比方说我们的航空行业,我们民营资本是有进入过,但是很多都是失败而终,为什么?同样的资本,为什么在我们国家政策法规体系下,为什么民营投入的航空团体都是失败的。要换过来说,现在还在经营的也是如履薄冰,困难重重。”

  这是2006年我们采访的节目,2006年5月份东星航空刚刚开始自己的航空之梦,就遭到了国有航空公司的封杀。当时东星航空已经进入民航机票销售系统,但是在武汉的机票代理点却买不到东星航空的机票。

  仅仅三年之后,2009年8月26日,东星航空被宣布破产,成为我国第一家破产的航空公司,东星航空一位负责人透露,国有航空公司签个字飞机就能飞了,可是民营航空必须要现金结账才能加油,国有航空公司可以欠下几千万的机场费用,可是民营航空欠上几十万都不行。

  同样是民营航空的奥凯公司,2008年底到2009年初,上演了航空公司停航、复航的悲喜大戏,表面现象是股东和管理者的矛盾,但是深层原因却是民营航空的举步维艰。在金融危机条件下,民营航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考验,没有国家的注资,资金链极为紧张的民营企业自己去融资又谈何容易?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时候,航空公司都出现了经营困难,民营航空更是严重亏损,但是国有航空动辄拿下数十亿的国有资本金,而民营航空公司却只能望梅止渴。

  “一个可以得到国家的注资,占有很多的先天的这个资源优势,有很多的融资渠道,可我们这个,得不到这些优势,这些资源优势,也得不到。”奥凯航空公司原总裁刘捷音曾如是感慨。

  东星航空破产,奥凯航空和华夏航空先后被停飞,鹰联航空股权几番易手,最终被四川航空控股,而剩下的民营航空公司也是游走在被收购和艰难运营的边缘。在国进民退的背景下,民营航空的生存空间正在被一点点侵蚀。

  医院作为公共服务领域,也是早些年民营资本集中进入的领域,那么民营医院的经营情况又如何呢?佳美口腔是一家全国连锁民营医疗机构,跟其他民营医院相比,这家医疗机构要幸运的多,它不仅获得了中国连锁医疗的许可证,而且还是第一家享受免税的医疗企业,但是跟公立医院相比,民营医院仍然处于弱势。

  目前民营医疗机构绝大部分都不是医保定点医院,所以至少有九成的人都会选择到公立医院看病,所以在民营医院很难看到排队挂号的现象。另外由于民营医院无法解决医生的职称晋级和落户问题,也导致高级医疗人才不愿到民营医院。为了吸引病人,他们只能在就医环境和服务上下功夫。

  “我们所谓的原来民营企业不能的这些行业,大部分都着垄断的企业,而这种垄断的形成,它都是长期一个政府部门在背后主导的,有这种所谓的行政的影子在这里面,我们现在打破这一条,说白了,你就把原来的利益格局重新打破,把这种垄断给打破,这是很难的。”

  温州环亚创投PE投资基金合伙人联席会主席胡旭苍感慨道。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微博 专栏)如是剖析其中的内因,因为在这些领域,毕竟国营企业还是占垄断地位,占主导地位,所以这样的话,你这个竞争本身就不是一个相对平等的,而我们知道国营企业在很大程度上,和国家,和政府,和监管机构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黄益平教授认为,在目前的体制和政策环境下,民营企业很难获得与国有企业一样的竞争环境,特别是在有些部门,监管者与经营者基于一身,怎么可能端平一碗水?

  “人家银行就说这个民营企业慎贷,新公司慎贷,航空公司慎贷,这三条都通不过,评审委员会,一审就通不过,一审就通不过。”奥凯航空公司原总裁刘捷音道出了民营企业融资的艰辛。   

  “新三十六条”成“白条”

  在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两位从国外回来的温州老板,来到这里了解最新的可投资项目。作为温州华侨银行的参与者,南美归侨夏建新告诉记者,早在2006年的两会上他们就提出开设华侨银行,但是5年时间过去了,温州设立民营银行的事情仍然没有一点眉目。

  “可能也许是我们中国的金融有关政策的问题,具体到底存在哪些问题我也不大清楚,现在都是我们侨商会的几个会长在操作,当时我们在会上也提到这个事情,现在不大提,不大提的原因首先是我个人觉得好像难度挺大。”巴拉圭工商总会副会长夏建新说。

  到底审批卡在了哪里,记者也联系了银监部门,但是他们并不愿意就此事接受采访。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黄伟健则告诉记者,民营资本最希望进入的就是金融领域,但是目前民营资本只能设立小额贷款和小额担保公司,以及典当等行业,这些机构能够消化的温州资本数量还是非常有限。  

  “但是以我们微薄之力,消化的资本还是非常有限,还是非常少的。去年以来,我们对接成功接近20来个项目,这20个项目我们是消化了只有10来亿的资本。”黄伟健认为,“政府要尽快推出民间大量的民间资本真正进入,比方说银行、信托这样的领域,这样我们能够聚合更多的民间资本进行产业投资,这点来说民间资本进去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一年前,国务院印发“民间投资36条”,被人们称为“新36条”。所谓“新36条”是相对于2005年“非公经济36条”而言,但实际上这是国务院专门出台的第一份促进民间投资发展的综合性文件。

  实施一年来,我们取得了不少成绩,从数据看,去年全年民间投资同比增幅达到32.5%,在全部投资中的占比为61.1%。到了今年第一季度,民间投资同比增幅为31.5%,占比为53.7%。我们注意到增速有所下降,但这可能与货币政策调整有一些关系。

  记者在民营资本比较集中的温州采访时发现,新三十六条颁布以后,虽然民营资本对此抱有很大的期望,但是在目前的环境下,这些民营资本并不愿意进入铁路、航空、医疗等国有企业垄断的领域。

  “那么我们民间资本对筹建一些民间的银行、金融机构,抱有很大的热情,温州人一直在努力想进入这个领域,但是实际上到现在也不得破门而入。”作为中小企业的代言人,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多次指出,新三十六条实施一年多来,仍然有一些领域对民营资本设置了一道无形的玻璃门。

  周德文认为,就是很多的领域,还没有真正的对民间资本开放,所造成的结果,包括温州地区的民间资本,大量积聚在银行,分散在老百姓手里,没有去很好的对外进行投资,资本量也是极度地扩大。“像我们银行存款的余额已经突破7200多亿。”

  中国非常有必要推动民营经济的大发展。改革开放以来,80%以上的新产品都是由民营企业创造的;65%以上的科技成果和技术专利也是由民营企业创造的;全国56个高新技术开发区,80%以上的企业都是民营企业。目前世界上综合竞争力强大的经济强国中,无一不是依靠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实现的。当国有垄断企业可以通过市场垄断轻易获得利润时,在技术创新上就有天然的惰性。

  投资而非消费成为立国之本,垄断势力扩张对于民营企业的挤压,融资渠道的短缺等,如同三座大山,压在民营企业身上,“新36条”难以落实,就根源于这三大制约。去年5月13日,《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新36条”)发布。

  一年过去了,“新36条”几乎原地踏步。

  民间资本的引导

  “2011年,也就是今年的2月份,我们刚刚进的,我们开始正式进入这家企业,就是一种是一个股东的形式进来了,再一个就是说,我作为这个企业的总经理来直接操盘这样一个企业。”北京容德丰和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 北京田源(微博)鸡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志广 在接受采访时介绍道。

  北京容德丰和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民间背景的股权投资机构。这家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刘志广告诉我们,他们在今年初投资了一家连锁餐饮企业。刘志广告诉我们,这家连锁餐饮企业是他们投资的几个项目之一,他对目前这个项目的收益还是抱有很大的信心。

  “我们不一定能做到上市那一块,但是有一点是这样的,如果我能做到这个企业的话,在两年之后,能做到4个亿的一个营业收入。我们在引入这个二次的引入股权融资的时候,我们做企业改制的时候,那么它整个的批复的(收益)估值是在2.5倍的3倍。”刘志广对企业前景信心满怀。

  容德丰和公司的合伙人告诉我们,在2008年、2009年山西煤炭资金转型的大背景下,像这样的一批山西、内蒙民间资金背景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也就是PE,先后成立起来。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充裕的民间资金和丰富的流动性,使民间背景的PE在这两年发展非常迅速。清科集团是国内领先的PE和VC综合服务和投资机构,也是PE行业内发布报告种类及频率最多的研究中心。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告诉我们,2009年年末创业板的推出,更是让大批的PE尝到了高额回报的甜头,掀起了一股“全民PE”的热潮。

  “我们公司在北京注册成立的背景,应该是和山西的煤炭资金的转型,这个大的背景是密不可分的,我们的股东出资人大多数是山西的,像煤炭、煤化工、焦炭、发电这些民间资本。”北京容德丰和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   山西会馆网联席创始人郭璐在接受采访时说。

  郭璐说,在过去,很多山西和内蒙的民间资本都是在做民间的借贷,风险很高。而PE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投资思路,虽然回报周期都比较长,但是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把更多的钱投到一些有发展的实业中去。

  不仅在温州,在全国,民间资本都遇到投资难,全民PE,特别盛行,尝试去当前民间资本的投资问题。今年以来,在货币紧缩政策的压力之下,在内蒙古、浙江等地,出现了一些民营企业家自杀或为逃债而离境的事件。更多的民营中小企业为大幅提高的民间借贷利率付出了更多的利息成本。而金融业对民间资本开放,既可有效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还能降低民间金融的风险。

  小企业贷款相对于大企业贷款,成本较高,银行又普遍不愿付出较多的人力成本进行调查、跟踪小企业客户的资金状况。民营资本进入金融业后,出于盈利性和安全性的考虑,必然在利率上浮较多的小企业贷款投放上更积极,也有较多的手段防范风险。

  “我相信现在民间的很多投资者已经树立一个比较长时间投资的观念,不是想短期里头爆发,包括以前做证券投资的,我相信现在对投资时间也放长了,所以我觉得民间的资金去做PE的投资,我觉得是一种非常好的选择。”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主任何小锋说。

  然而,一些民间PE的经营者也告诉记者,虽然他们手中有着充裕的资金,但是能投到好项目却很难。专家分析,很多最急需融资的南方中小企业,其实并不是PE的理想投资对象。截至2010年,我国中小企业超过4000万户,其中85%属劳动密集型企业,很多从事贴牌生产,附加值低,竞争力弱,很难获得资本青睐。

  “很多温州的投资公司都认为,目前民营资本就像关在堰塞湖里的洪水,一旦出现决口就会给实体经济带来危害。”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董事长黄伟健认为,多余的资本就会必然寻求投资,没有好的投资时候会形成一种浮躁,会形成一种莽撞,包括现在国内的物价这么高,就是民间资本过剩,房产是保值,可以升值的,大家都去买房。现在中央政策出来把这个有些压制,那就另外的领域跑了,包括艺术品。

  那么如何引导民间资本投向国家鼓励的产业,如何在垄断行业获得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呢?专家也也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分析,当前,打破垄断,实现完全平等很困难,天然的利益联盟也不能一下子割断。“我觉得政府如果是真正要发展,推动这些民营企业的发展,尤其是在垄断行业的发展,就可以考虑采取一些特殊的措施,来保障给他们一些空间。”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微博 专栏)认为,准入难要一步一步走,不要概念上一刀切。“不能说所有的石油化工,所有的煤炭都对民营企业开放,这种说法不见得符合实际一步一步来。”

  “每一个产业细分,配套的一些产业放开,而且逐步放开,一步一步来,等到有经验了,对一些新进来的民营企业,对它的监管,对它的安全,对它的劳动用工的监管有一定的信心,有一定的经验了再往下走。”李稻葵补充道。

还可以看看其他文章,谢谢您的阅读。
网站申明:系本文编辑转载,来源于网络,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所有权归属原作者。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上一篇:全球500强中国企业69家-数量超日本排第二 下一篇:财富500强科技企业:三星全球居首 鸿海中国第一
更多相关的物流文章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326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271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300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263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290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340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193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191次
新闻动态  互联网  2024-04-11  浏览:2223次
正在被浏览的文章
【新闻动态】热点文章
“扫一扫”微信公众号
好运物流网公众号二维码
关于好运物流网 - 联系好运网 - 物流公司查询 - 物流知道 - 帮助中心 - 网站地图
温馨提示:防范支招 安全警示:货运合作要有安全意识,需当面核实对方真实身份,要签订合同/协议、提供身份证等(防范支招)
免责声明:本站只起到物流信息平台作用,内容的准确性以及物流过程中出现的任何风险均由发布者负责,与平台无关。
好运物流网(haoyun56.com)  备案号:浙ICP备10210792号-4

浙公网安备 33080202000006号